资讯详情

张承惠:中国金融体系的最大风险是什么?

企额贷2019-05-14 14:58:42.0

未来全球金融竞争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国金融业对数字技术掌握的水平,包括搜集、掌握、处理和运用信息的能力,原因在于数字技术可以大幅度提升金融效率。中国金融体系最大的问题不在金融风险,而在于缺少竞争力。

 

尽管从短期来看,防范金融风险压力很大;但从中长期看,没有竞争力才是最大的风险。

 

——CF40特邀成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张承惠

 

本文为作者在2019年4月20日的2019·金融四十人年会暨专题研讨会平行论坛三“金融科技助力小微企业发展”上所做的点评发言。

 

摆正政府和市场关系 提升金融体系竞争力

29d94ca32eaffe52afe7824f4761881a.jpg

  

 

中国金融体系最大的问题在于缺乏竞争力

 

未来全球金融竞争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国金融业对数字技术掌握的水平,包括搜集、掌握、处理和运用信息的能力。原因在于数字技术可以大幅度提升金融效率。中国金融体系最大的问题不在金融风险,而在于缺少竞争力。从过去已经暴露的风险来看,中国的金融风险还没有达到出现危机(系统性风险)的程度。尽管从短期来看,防范金融风险压力很大;但从中长期看,没有竞争力才是最大的风险。

 

可以从两个维度来观察中国金融体系的竞争力:

 

从国际上看,尽管我国国有四大行位于全球前四,但如果中资金融机构出海,是打不过别人的。从上市银行年报披露的海外业务情况来看,中资银行海外收入和海外利润占全部收入和利润的比重均不超过10%,而从国际标准看,跨国银行集团在海外市场的业务收入和利润占比都在50%以上,说明中资银行在国际上竞争力弱。

 

除了机构竞争力弱,我国的金融市场也不健全。金融市场最关键的能力在于是金融产品定价能力、创新能力、全球资源调配能力,我国在这些方面的竞争力弱,且不能主导市场规则的制定。

 

从国内来看,我国金融体系缺乏效率,体现在中小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有人认为,融资难是国际现象、世界级难题,言下之意是中国并非特例。但我并不认可这个说法,因为在中国,中小企业融资格外困难。举例而言,有的国家银行的流动资金贷款期限可以长达7年,而中国绝大多数是1年。尽管可以展期,但展期比重并不高。此外,中小企业基本上拿不到固定资产贷款。再以融资担保体系为例,我国信用担保的放大倍数只有2倍,而美国和日本在50倍-60倍,台湾地区曾达20多倍。

 

作为金融体系的一部分,融资担保体系的数据从侧面反映了金融体系的效率。在中国金融机构竞争力不足的情况下,我们现在面临着很大的机遇:新一轮的信息技术革命。这将带来金融体系的变革,支持中国金融体系高质量发展,甚至影响国家治理。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一些基础,应当考虑下一步如何发展。未来数字技术、金融科技的竞争战场主要是在规则、标准和治理方面,其基础和前提是金融科技在一国要高度发达,否则制订的标准就是空中楼阁。

 

总的来说,在我国金融体系效率较低的情况下,接下来需要抓住新一轮技术革命的时机,利用金融科技大幅度提升金融体系效率。

 

推动金融科技发展需要摆正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推动金融科技发展需要有正确的方法,需要统筹规划,还需要摆正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中国人民银行正在制订金融科技发展规划,但是我认为已经晚了,泰国和新加坡早就制订了相关规划。起步晚的原因在于我国的重视程度不够,监管机构里只有少数官员关注和研究金融科技。今后 “一行两会”都应该设立首席科技官的职位,重视和推动金融科技发展。

 

近年来科技的快速发展,很可能对金融业的传统商业方式带来造成颠覆性冲击。例如,一旦无人驾驶汽车可以商量,财险传统的商业模式将被颠覆;科技大幅度延长了人类的寿命,也可能颠覆传统的寿险行业。而银行业也面临挑战,如果我国监管开放远程开户的限制,那么像微众银行这类机构的竞争力会大幅提升,肯定会对持牌银行造成冲击。对于科技带来的影响,应有前瞻性的判断和准备,否则一旦冲击真正到来,我们将面临巨大的风险。

 

金融科技有其特性,不能用传统监管思维去管控,政府要有所为而有所不为,然后“放手”让市场充分竞争。 “有所为”是指基础数据的开放和统一标准,包括行为规则、技术标准、市场秩序的维护和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有所不为”是指有些事情不应该做,不应该用行政命令的方式做。还有些事情可以授权行业协会做,例如P2P备案完全可以委托给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

 

同时,也要尽量避免“一刀切”。过去在中国不是“一刀切”的政策就无法落实,因为大家都会讨价还价。但是未来提高金融体系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就需要更加弹性化的监管。提高金融治理能力对有关部门来说是很大的挑战,既要具有风险意识,又要有效率意识。现在对金融监管部门最强烈的约束就是风险,但从中长期看,最大的风险在于没有效率。特别是在对外开放力度加大的背景下,我们更要有意识地从提升整个金融体系效率的角度来考虑监管的制度、规则和行为。